Day 01 相擁入眠。


  開始住到一起是夏天時、八月中的天熱得雲都像是融的。本來就是劃給大學生一人一間的學生套房空間小得要命,兩個人東西多,牆壁角落都堆得滿滿當當連視覺都擁擠了起來。

  老家在南部,住習慣寬闊透天厝的泱忍不住扶額嘆氣。

  「我說啊我去把那間租回來?不覺得住這樣太勉強了?」

  「不用。」專心看雜誌的顏煦頭也沒抬地拋了句,「這樣挺好。」說完他頓了頓。

  「錢存著吧,你不是想出國。」

  然後泱就沒說什麼了。他還是一下就看出他在想些什麼,還有他想要的那些。


  認識顏煦好些年了,高中時代那會的若有似無,直到大學真正走到一起,關係卻是不久前才確定了下來。估計是自己總猜不透那個人的腦袋。他知道他舒服的表情和痛苦的模樣該是如何,可是他究竟是喜歡他抑或只是無聊想找個伴卻不得而知。

  要不是把話說清楚了,再過不久他們就會漸行漸遠的吧。所以現在這樣,的確挺好的。

  他是稍微敞開心胸了呢。泱覺得自己多少可以感覺到他的心情好壞與否了。

  一這麼想他就高興地忍不住哼起歌繼續整理從衣櫃滿出來的衣物,然後被後方的顏煦踢了膝窩一腳。

*

  但那張床依然是個棘手的大問題,窄得泱覺得兩人簡直要用疊的才睡得下。以前只是偶爾過夜,擠一夜兩夜還能權當生活情趣。

  「就是熱了點,還能忍。」顏煦無所謂似地聳聳肩,把原本的一臺風扇和從泱那裡搬來的另一臺都打開了。

  泱知道他怕熱。可是冷氣那種奢侈品裝不起的。

  已經習慣的馬達轉動變成兩倍的聲響,久了也會習慣的吧。

  躺在床上泱想起剛到北部的那個七月,狹窄的宿舍直對著床的牆壁總令人喘不過氣,顏煦就告訴他城市就是窄啊像座牢,會習慣的然後那就是你的一部分了。

  他就躺在他的左手邊,緊貼著他的身側。泱習慣性伸手攬住他單薄的肩頭,顏煦也一如往常鑽進他張開的懷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條 的頭像
三條

體育部十四歲。

三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