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有點常識啦佐藤同學》第二章

 

  臺上的英文老師又在用日本人特有的那種日式一點也不正統的英文發音上著課。我打了一個哈欠,下午的課真的很無聊呢,無論是英文或是剛上過的日本史。

  我稍微側了個身,看向斜後方的佐藤同學。標準的黑髮黑眼,一副不起眼的樣子。至少之前是很不起眼沒錯,每天除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是發呆就是看書,無趣的要命。

  或許對女孩子來說是嚇人了一點吧,不過我好歹也是個正常的男孩子,鬼片驚悚片血腥片什麼的可沒有少看啊。

  眼球噴出來什麼的,也沒什麼好稀奇的……才怪。


  前田同學被英文老師點到了,用日本式的英文唸了一段對話。

  說到前田同學,就是班上那種很開朗熱心的女孩子,長長的直黑髮和活潑的個性,班上很多男孩子都對她有好感但也稱不上是喜歡。現在沒有男朋友,但是男性朋友倒是挺多的。

  太單純了吧,這種女孩子只能當成妹妹之類的,愛情的火花是有點困難的。

  我看著英文老師,嘆了一口氣。連我這種坐在教室後面的同學都聞到了那過份濃郁到令人反感的香水味,真的很可憐那些前排的同學呢。

  佐藤同學依然那麼雲淡風輕。

  真是令我佩服。


  下課了。

  如同之前的每一天,佐藤同學依然坐在他的位子上,靜靜的望向窗外。

  「吶,佐藤同學。放學之後我們要去吃到飽火鍋,你要不要來?」

  我猛然一驚,本來有些出神被那女聲喚回了神志。是前田同學。

  「呃,我嗎?」佐藤同學稍微有些詫異的瞪大了眼,那雙眼睛看起來真的與常人無異 。

  對於為什麼前田同學會找上佐藤同學我真的想不透。佐藤同學就是那種毫不起眼的角色,而前田同學就是不管做什麼都有人邀請的那種人。為什麼這種眼球會掉出來的人也有女孩子邀請呢?像我們這種凡人難道入不了這些女高中生的眼嗎?

  ……啊啊。我的眼睛是拆不下來的呢。


  「對啊,佐藤同學平常都是一個人吧,感覺跟班上沒什麼互動呢,要不要跟著我們大家一起出來?」前田同學開心的說道,一邊往後面上村同學的方向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嗯……那就,謝謝了。」佐藤同學有些害羞的低下頭,耳根處是淡淡的粉紅色。

  「好啊,那就這麼說定了,放學後不要亂跑喔!」前田同學笑著說。

  「……好。」

  「佐藤同學!」

  我順著叫聲往回望去,是前田同學和上村同學。

  之前沒提過上村同學,她是一個比較外向的女孩子,身材算比較嬌小,很活潑,在女生之中體育算是滿不錯的。她和前田同學兩人感情很好,就是那種廁所會一起去或是一起吃中飯的那種感情好。

  上村同學的短髮在肩上躍動著,滿臉笑容的拉著前田同學的手往我們這個方向走來。

  「啊,上村同學,前田同學。」

  看到他們倆走來,佐藤同學點了點頭。

  「嘛,不要這麼生疏,我看這樣好了,我就叫你佐藤,你叫我上村就好了。怎麼樣?」上村同學可愛地眨眼道。

  「嗯,好。」

  「喂,你火鍋派對去不去?」上村同學望著我。

  「嗯,去啊。」我點了點頭。對我就只叫一個『喂』,這種淡淡的憂傷感是怎麼回事呢。

  「那放學後來找你們喔,先回座位了。」前田同學笑笑地說道便跟著上村同學走了。

  為什麼明明那些女孩子什麼都沒做,我卻有種是因為沾了佐藤同學的光才有機會受邀的錯覺呢。因為聽到討論不好意思不邀請。

  所以說了,我的眼睛雖然拆不下來,但我好歹是個平凡人啊。

  平凡人,也有平凡人的好。


  「啊,佐藤同學,你有幾個眼睛啊?」我若無其事地提起,但其實內心可是很怕會得到什麼『家裡有一千對眼珠的收藏』之類的答案呢。

  「嗯,平常的話是三副在替換吧,你等一下,」佐藤同學轉過身去在書包裡翻找了一會兒,過了不久拿出一個小小的六格藥盒。「平常都放在這裡。」


  三對眼珠——藥盒裡的兩對加上佐藤同學無邪的眼神就這樣齊齊盯著我看。

  ——媽啊可以不要這樣看我嗎尤其是還有四顆眼珠完全是脫離眼窩連血管都還在透明液體裡飄啊飄的我真的壓力很大啊啊啊!

  雖然會看到這種畫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應該要用自虐來形容我自己了,所謂好奇心殺死貓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我在幹什麼呢本來是想和佐藤同學建立起單純普通的友誼但我覺得現在這份感情在開始之前就已經一整個偏掉了!絕對是偏掉了!

  至少我沒有聽過有誰的友誼是建立在『啊我的朋友可以啵唧一聲把眼球拔出來呢我們是好朋友』之上啊啊啊!

  等等。難道我為了跟佐藤同學維持友誼我也需要有可以拔放自如的眼球嗎?不————!

  「我說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製作一個眼睛可不便宜呢。雖然醫生有算我便宜……。」佐藤同學像是想到了什麼,聲音變小聲了,他默默把藥盒塞回包包裡。

  這時上課鐘響了,數學老師走進教室。

 

  「佐藤同學,你收拾好書包了嗎?」我背起包包向後看了一眼佐藤同學。

  「嗯,不過,等等是去吃到飽火鍋沒錯吧?」他向我確認。

  「是啊,怎麼了?」

  「沒有,如果是吃到飽,可能要稍微等我一下……」翻開書包,裡面似乎塞了很多東西,尤其是課堂用不到的,而且聽聲音好像有很多液體,是剛才那些眼球嗎?果然還是會忍不住好奇。

  「佐藤,你們還沒好嗎?」上村同學那邊傳來了催促的聲音。

  「唔,等等,我找個胃。」

  「喔,找胃啊,你儘量快一點喔。」上村同學點了點頭,「不過既然知道要用不是應該早一點準備好嗎——胃!」

  前田同學很快的用手捂住了嘴。

  當佐藤同學從包包裡拎出一個透明的密封袋時,我聽見了幾個抽氣聲。

  我自己也沒有表面那麼平靜。

  ——為什麼要把胃放在透明的袋子裡!而且這個胃看起來感覺有點大!佐藤同學你把胃拿出來要做什麼啦難道你平常都沒有胃嗎?啊啊啊啊啊我的世界觀已經完全被打破了!

「不是去吃到飽嗎,既然是吃到飽那就應該盡量多吃,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換個大一點的胃,就可以吃多一點了。」他提起手中的袋子,口氣像是在說『我的筆壞了我要再換一支』這種大不了的小事。

  胃可不是筆呢。

  空氣中飄著一種類似冷凍庫的味道。


  這家的吃到飽很符合學生的需求,雖然肉的品質未必是頂級的但也不會太差,價錢不會太高,算是比較平價的吃到飽——很多學生聚餐都會選擇來這裡。店名就叫做平價吃到飽火鍋,聽說是因為老闆懶得取名字。

  可能是因為剛放學的關係,平常生意火熱的店內現在還沒有很多人。

  「前田,上村,又是你們。」櫃台的姊姊看到她們倆親暱地打招呼。

  「嗯,姊姊,今天帶了很多同學來。」前田同學笑笑地說道。

  「你們好啊,好多新面孔呢,第一次來嗎?打九折喔。」

  那位姊姊親切的將我們安排到一個還算隱密的位子——有交情果然就是好辦事啊,果然要在社會建立人脈就必須到處有所接觸摸透大家的底細之類的,在這種地方體驗出了人生的大道理的我又算什麼呢?

  「啊,有好多蛤蠣。」佐藤同學有些興奮的說,我看了一眼海鮮區的蛤蠣,真的看起來十分新鮮。

  自然而然地在佐藤同學的隔壁坐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一起出來的有三女四男,但是說實在的其他人我除了叫的出名字應該是沒有過任何交集了吧。

  我只能說今天的陣容真的很奇怪。

  「大家都可以去拿了喔,記得在煮肉之前最好先舀一碗清湯。」前田同學提醒著大家,至於上村同學我看見她已經在醬料區加入一大匙的芝麻醬了,那就別管她了吧。

  「佐藤同學,雖然沒有正式跟你說過,但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在離開座位前,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居然對佐藤同學伸出了手。

  「……好。也請多多指教了。」他回握。

 
  我只能說,在一家吃到飽餐廳,每個人的喜好絕對是一覽無遺。才轉了一圈回來,手中捧著一杯冰涼的無糖綠茶,我就看見前田同學拿了整整一盤的魚板。

  啊啊,為什麼我有種魚板壯烈犧牲了的錯覺呢。

  「佐藤同學你拿了那麼多的蛤蠣啊。」

  「因為蛤蠣很好吃啊。」佐藤同學歪了歪頭,把蛤蠣小心翼翼的放進網狀的勺子裡,再一臉幸福的把勺子放進鍋裡。

  「換了一個大一點的胃,就可以吃很多很多蛤蠣了!」

  我彷彿看見佐藤同學身邊開滿了粉紅色的小花。


  上村同學拿回來的料都很普通,但是她的醬料好像很了不起。

  另外那個女的什麼都沒拿,但是她的鍋子裡好像是把我們整桌的蛋都打進去了……。膽固醇不會太高嗎同學。

  低下頭看了看那杯無糖綠茶,碎冰在裡頭慢慢飄浮著,我很認真地覺得,我大概是這裡唯一的正常人了。


  我來到了火鍋料區前面,夾了幾顆起司球還有幾片高麗菜葉。我喜歡把高麗菜葉煮到非常軟再吃掉。

  啊,再來點金針菇,順便幫佐藤同學拿一點好了,雖然不知道他喜不喜歡吃。

  走回座位把東西都丟進鍋裡去,然後差不多一分多鐘後把金針菇撈起來。金針菇是不能煮太久的,不然營養都會流失。

  我神色自若地在佐藤同學裝滿了蛤蠣的碗裡放進了一點金針菇。

  「咦?」他有些詫異的看著我,「這些是幫我煮的嗎?」

  「嗯,快趁熱吃吧,火鍋就是要吃熱騰騰的東西喔,佐藤同學。」

  他聽話地將金針菇放進嘴裡嚼啊嚼的。

  「謝謝,你是第一個幫我煮火鍋的同學,我很開心。」

  啊,是第一個嗎?真不知道佐藤同學之前的日子都是怎麼過的呢,身在人類這種無法接受異類的群體之中不,應該很少能夠遇到向他表達善意的人吧。

  佐藤同學真的好堅強,那麼多年他都撐過來了。

  不過也是,能夠神色自若的把眼珠拔出來再塞回去的男人本來就不簡單。我越來越佩服他了。


  於是,前田同學離開座位了。

  她把一整盤的魚板吃完了,然後我看見她依然是在盤子裡堆滿魚板。想必前田同學是個能夠靠水跟魚板活下去的女人吧,之前小瞧她了。

  ——到底為什麼又是滿滿一整盤的魚板啊啊啊啊啊!我不懂!所謂的吃到飽不應該是只拿少量的青菜與大量的肉,最後猛嗑哈根○斯嗎?為什麼要來吃到飽火鍋店拿魚板!魚板如果這麼喜歡就去超市買好了,絕對比在吃到飽店裡吃划算!……不要吃太多的話,應該是比較划算吧?糟了,連我自己都開始懷疑了。說不定前田同學可以只吃魚板吃垮一家吃到飽呢,誰知道呢?


  「大一點的胃就是好,當初硬要醫生做一個給我果然沒錯。」

  在迷茫之中,我好像聽到旁邊的佐藤同學說了這麼一句。

  「啊?什麼?」我瞬間回神,這個胃是醫生做的?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糟糕,好像忘了跟醫生說今天要去吃到飽火鍋,嗯……。」

  佐藤同學,你果然還是那麼神秘啊。

  魚板這種東西我只有在吃泡麵時會感到親切吧,那種小到不行但還是印要印上小熊圖案的東西,吃進嘴裡等於沒吃。但即使如此魚板依然是泡麵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元素。

  前田同學一臉平靜的拿起筷子一撥,把整盤的魚板都撥進了鍋裡。

  這下好了,前田同學的鍋子裡只有魚板。

  具體來說其實我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但這是我第一次覺得魚板很可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條 的頭像
三條

體育部十四歲。

三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