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有點常識啦佐藤同學》第一章

 

  「——哈啾!」

  一如往常枯燥煩悶的課堂上響起了打噴嚏的聲音,這應該已經是如同太陽從東邊升起一般再正常不過的日常光景了。

  有什麼東西從佐藤同學的眼眶掉了出來,他哎呀地小聲驚呼,然後拾起掉落在桌面上的右眼球放回對應的位置。

  數學老師只稍稍停頓了下便繼續上課,同學們也是一如往常的模樣。

  啊,果然大家都習以為常了呢。


  學校這種地方啊,剛開學的時候全班似乎都不太熟,過了幾天或是一個禮拜才會開始有小圈圈出現。興趣相同的人聚集在一起,那大概就是所謂的朋友吧。 不過坐在我附近的那個佐藤同學卻始終形單影隻。他屬於容貌清秀、白白淨淨的那種類型,成績也有一定水準,然而不知道怎麼搞的就是非常平凡不起眼。其他人沒有任何排擠反而對他相當友善客氣,卻也僅止如此,分組不會只剩他一個但下課時就只會見到他獨自一人靜靜地在座位上讀書。可能是他看起來很無趣吧。

  ——這個人都沒有什麼休閒興趣嗎?難免會這樣想的吧,我試過和他搭話但也許是不得要領,場面尷尬得要死我也不是特別健談的人於是舉白旗投降。

  一直到那一天。


  學期開始了一半,整個班級的人際關係基本是固定了下來,佐藤同學的午餐依然是一個人享用的狀態。

  他沉默而緩慢地進食,我遠遠瞧了一眼,他的便當是簡單的手作菜色。大約還有一半未食用完畢時他打了一個噴嚏。

  很早之前就想說了,佐藤同學似乎有點灰塵之類的過敏,老是打噴嚏。不過以往都是小小的一聲哈啾有時甚至只會看見他捏鼻子的動作,而這一次他打了好大的一個噴嚏。

  原先喧嘩成一片的教室驀然就安靜了,半秒後又是聊天的聊天說笑的說笑,我卻剛好看見了。


  一顆白色的、圓形的東西不知從何處滾落,掉到桌上似乎有細微的咚一聲。

  我那時一整個好奇心泛濫,於是睜大了眼努力地看啊看。究竟是什麼掉下來了?

  那是一顆微微濕潤、似乎富有彈性的珍珠白色球形物體,上頭有著絲一般的紅線,稍淺的棕色圓中有另個深邃的黑色圓形。

  過了大約五秒我才想起這種物體的名稱。

  眼珠。

  啊、是眼珠啊。


  佐藤同學打了噴嚏,佐藤同學的眼珠掉出來了。

  佐藤同學打了噴嚏,佐藤同學的眼珠掉出來了。

  佐藤同學打了噴嚏,佐藤同學的眼珠掉出來了。

  佐藤同學的眼珠掉出來了。佐藤同學的眼珠掉出來了。眼珠掉出來了。眼珠掉出來了。掉出來了。

  佐藤同學的眼珠,掉出來了。


  似乎只有我恰好看見這衝擊性破表的一幕,我想大叫卻完全發不出聲音,這不現實到極點的畫面一度讓我以為這是作夢去了,用力抽了自己一記耳光又使勁揉了揉雙眼,但瞧見那顆眼球還是靜悄悄地躺在佐藤同學的桌上我就絕望了。沒有錯,這是貨真價實的事實。

  佐藤同學打了一個噴嚏,於是眼珠掉出來了。

  只見他若無其事地把眼球塞回眼眶,再拿起木製筷子繼續用餐。

  我聽見心中有東西崩解碎裂的聲響,大概是我的三觀和其他一點什麼吧。

  佐、佐藤同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於各種原因——至於是好同學要了解彼此抑或發現外星人必須圈圈叉叉等等之類的理由就不是重點了——過了將近一個星期在我的心情和靈魂稍微被時間修補過後我再一次向佐藤同學搭話。選的是下課時間。

  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當然因為我是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年啊。就像小時候都會夢想著要成為超級英雄或者是幻想自己擁有超能力,雖然逐漸長大之後慢慢體認到這輩子就只會如此平淡地過完一生,但是心中對於非日常的任何事物還是會懷抱著憧憬。我可是每個星期天晚上十點半都會收看某某電視台的世界不可思議節目喔。

  而且我,也想成為佐藤同學的朋友啊。

  「那個啊,佐藤同學。」走到他的座位旁用普通不過的語氣開口,我的聲音應該流露出什麼奇怪的意圖吧?

  「有什麼事嗎?」他揚起頭看我,一雙眼是明亮的黑色。……沒事沒事沒事,不可能那麼容易就掉出來的。

  看見他清澈的眼神我突然就說不出話來了,支吾了老半天才擠出一句你的眼睛是不是可以那個。遣詞用字很難選啊,要死了我難不成要說拆卸?

  「哦你說這個嗎?」佐藤同學點點頭,伸手把他的眼球啵唧一聲拔了下來呀啊啊啊啊啊!

  這一次目擊者多了幾個在旁邊聊天的女生,於是除了自己的慘叫我還聽見屬於女孩子的高八度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時候媽媽有交待過不可以讓女生哭泣,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呢。


  佐藤同學聳了聳肩,將眼睛又噗唧一聲塞回去。

  我在那一刻領悟了很多事。大概是,事實永遠勝過想像不能以貌取人世界是很容易顛覆的身體永遠最誠實心靈創傷就是人生的證據真相不會改變人生若只如初見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大魔王就在你身邊以上純屬虛構。

  「這樣子很奇怪嗎?」佐藤同學看著我,一副無奈的模樣:「雖然我已經習慣了,不過你們的反應還是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呃……這個嘛……」

  「眼睛能拔出來,真的很奇怪嗎?」

  ——有點常識啦佐藤同學!這超奇怪的好不好!!!

  可是我當然不能直接這樣說吧。

  而且佐藤同學的目光讓我不自覺地認真起來,總覺得沒有辦法敷衍。雖然他是個徹頭徹尾徹眼睛都怪得要命,但他其實是個很好的人吧。

  眼睛能拔出來又怎麼樣?

  我們的頭髮每天都不知道會掉落多少呢;有些人的關節也能很輕易地易位。這其實只是因為他的身體稍微異於常人吧。

  況且內在才是最重要的。

  「我就直說吧,雖然這真的有點奇怪……」我思索了一會開口,「但是我、並不討厭啦。」

  所以,我們就當朋友吧————?

  ——天啊這種話說起來真的太羞恥了啊!漫畫和偶像劇裡面那些人難道都沒有羞恥心嗎?

  不過佐藤同學看起來挺開心的,所以這一點犧牲就算了。

  「謝謝你。」佐藤同學對我一笑,我發現他有兩個酒窩。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肩膀突然抖了一下,我心中頓時油生一種不好不祥不妙的感覺——

  「哈——啾!」

  不!不要打出來了!!

  想當然爾已經來不及了。

  結論就是,近距離看會超震撼的東西除了樂團LIVE、車禍現場等等等,還有就是佐藤同學的噴嚏了。

  哦不對,這應該是我這輩子看過最震撼的一幕了,沒有之一。


  佐藤同學的兩顆眼珠毫不客氣地一起飛出,這就算了,問題是那兩個玩意還硬生生打在站在他面前的我身上。老實說這也算不上什麼,重點的重點是——眼珠打到我然後要掉到地上時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反射神經特別之好、好得過頭了,就一手一個把它們接住了噫啊啊啊啊啊啊!!

  去你的我乒乓球都沒接得這麼準過啊!

  那觸感他媽的就別提了,我才不會說有點濕潤有點黏還軟中帶硬咿咿咿我說出來了!

  「啊,抱歉。」佐藤同學帶著歉意對我說,雙手摸索著找到我的手,把眼珠接過噗唧噗唧兩聲塞進眼眶。

  「……沒什麼,不用客氣。」

  我努力冷靜下來搔了搔臉頰,發現臉上貼著個涼涼滑滑的玩意,拿下來看是個小小透明的圓形片狀物。 看起來是塑膠製的。

  「抱歉,那是我的隱形眼鏡。」佐藤同學將那東西拿回去撐開眼皮戴回眼睛上,眨了眨眼似乎覺得有些乾澀所以點了幾滴生理食鹽水,口中還喃喃自語著怎麼會飛出去呢。


  ——佐藤同學果然不簡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條 的頭像
三條

體育部十四歲。

三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